宏模网>娱乐 >摩斯国际集团,让徐达都头疼的陈友谅手下第一猛将,朱元璋出马后,只一招便秒杀
作者:匿名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23 08:28:09
摩斯国际集团,让徐达都头疼的陈友谅手下第一猛将,朱元璋出马后,只一招便秒杀

摩斯国际集团,让徐达都头疼的陈友谅手下第一猛将,朱元璋出马后,只一招便秒杀

摩斯国际集团,话说隋朝末年,两大枭雄陈友谅和朱元璋因为“一山不容二主”,而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斗,几番交手都失利的陈友谅改变战略,开始四处张罗人才。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同样的道理,重寻之下必有人才。很快,陈友谅手下便多了一位超级的得力干将——赵普胜。

提起“双刀将”赵普胜,赫赫有名。至正十五年(公元1355年),朱元璋向集庆进军的第一站,过长江时,当时在巢湖当土霸王的赵普胜原本有归顺朱元璋之心,但他把部队交给朱元璋时,突然反悔了,觉得跟着朱元璋没有什么前程,于是选择了“另择高就”。后来便一直在寻找“明主”,这一找,最后把目标定在了“后起之秀”陈友谅身上。

“我看好你……”这是赵普胜见到陈友谅说的第一句话,直言不讳。

“我也看好你……”这是陈友谅对赵普胜说的第一句话,同样直言不讳。

什么叫惺惺相惜,由此可见一斑

实施了引进人才战略后,陈友谅很快焕发第二春。马上率大军占领了元军把守的江南重镇安庆城。这一战中,赵普胜大发神威,一举奠定了“应急先锋”的地位。小试牛刀,就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后,陈友谅决定攻打朱元璋的军事重镇——池州,以报九江口溃败之心头大恨。

这一次的应急先锋还是赵普胜,他主动请缨,陈友谅自然不会拒绝了。鉴于他在安庆城的不凡表现,陈友谅对他充满期待。结果赵普胜再一次不负陈友谅重望,带领三万先头部队,佯装从陆地上去进攻池州,暗地里大部队却从水上偷渡到了池州城下,结果偷袭得手,兵不血刃便把池州城占领了。

朱元璋听说池州丢了,惊得云里雾里。池州一丢,集庆便像个裸露的婴儿,岌岌可危啊!为了夺回这个军事要地,朱元璋马上派他手下的头号大将徐达带三万人马去夺回池州。徐达那是啥人物,他一出手自然非同小可。

他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。他也是佯装从陆地上进攻,暗地里却以水军进军,结果打了赵普胜一个措手不及,池州城很快就易主了。被打败的赵普胜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安庆。收复了池州,徐达对赵普胜的评价是:不过如此耳。于是带兵退回了集庆。

那赵普胜岂是轻易肯认输的主儿,听说徐达和自己一样,在池州城里连屁股都还没坐稳就走了,他觉得这是重立威名的大好时机。于是乎,带领大军再向池州行。结果池州再度成了赵普胜的囊中物。

就这样,池州如变法戏般在飞快地易着主,能和自己手下第一猛人过招,且不分伯仲,这让朱元璋很惊诧,更为惊慌的是,在一次又一次的攻防战中,朱军每次对赵普胜都忌惮三分。对此,朱元璋决定虎口拔牙,先除去赵普胜这个眼中钉、肉中刺再说。

就在朱元璋陷入沉思时,他“三顾茅庐”请来的手下第一谋士刘基又登场亮相了。他只跟朱元璋说了三个字,就让朱元璋喜笑颜开。

“反间计。”刘基说出这三个字后,还马上进行了解析:一是陈友谅虽然有勇有谋,但性格狡诈多疑,属于典型的鼠目寸光之人;二是赵普胜虽然勇冠三军,但是性格过于刚猛,属于典型的有勇无谋之人。结论:用反间计可使两人相互猜忌,各怀鬼胎,势不相融。

对于刘基的计谋和分析,朱元璋同样惜字如金,只说了四个字:“妙不可言。”

计谋定下,接下来便是实行的时候了。具体的做法如下,概括起来可以叫三步走:

第一步:贿赂。贿赂谁呢?贿赂赵普胜手下的一个超级谋士,据说这个谋士上通天文下知地理,知兵法通谋略。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,一个泥巴三个桩。赵普胜之所以能横行天下,战无不胜。除了自己勇猛外,也离不开这个谋士的鼎力支持,因此,赵普胜对他也是相当器重。 刘伯温通过分析认为,就从这个谋士这里寻找突破口。

第二步:造谣。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话一点儿不假。面对朱元璋的糖衣炮弹,这个超级谋士很快便成了超级杀手,这个谋士充分发挥能说会写的优势,开始替朱元璋的第二步行动造势。他四处散布谣言,一方面是虚夸赵普胜作战英勇,另一方面贬低陈友谅忌妒贤才。结论是,赵普胜想回到朱元璋身边……

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,当传得满城风雨时,陈友谅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。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,陈友谅显得很平静,他不动声色,很快也来了个三步走:

第一步:调查取证。陈友谅马上派了心腹之人曾法兴去调查这件事。曾法兴是天完军“大哥大”级别的人物,在军中素有威信,而且和赵普胜也是老交情。赵普胜是个性情中人,平常说话大大咧咧惯了,此时眼看老朋友来了,不但嘴里吟着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之类的话,而且并没有认识到曾法兴这次不是叙旧的,而是来调查他有没有“违纪违规”的行为。于是乎,在接下来的谈话中,他充分发挥口无遮拦的作风,天南地北一阵乱侃,最后又炫耀自己的种种功劳,发泄自己的一些牢骚。大有黄河之水天上来,滔滔不绝之气概。 曾法兴听了脸色凝重,回去后一五一十地向陈友谅进行了汇报。陈友谅听了脸色更加凝重,对赵普胜由将信将疑演变成完全怀疑。

于是,陈友谅马上来了个第二步:开会论证。把陈普文、张必先、张定边等文将召集来召开了一次内部分析会。得出的结论是:谋反之心有之,谋反之证据不足,还需继续观察留看。

就在陈友谅又是调查又是论证时,朱元璋将反间计进行到底,马上上演第三步:出兵。他集中优势兵力,对赵普胜进行了猛攻,结果,赵普胜防守的责任区的两座小城连接被攻占。朱元璋得了城池还不忘“卖瓜”——继续造谣。又在败兵中收买人四处制造谣言,说赵普胜跟朱元璋暗地来往,故意把城池献给朱元璋,再下一步就是要献上陈友谅的人头作为投奔的大礼了。

铁证如山,不容改变。原本就多疑的陈友谅没有再选择沉默。他也马上来了第三步走:出兵。立即带着五万水师往安庆赶,并且美其名曰:解围。

赵普胜听说陈友谅不远千里亲自带兵来为解围,既高兴又感动。立即带兵冲破朱元璋布下的“天罗地网”,想要和陈友谅来个“牵手”,以示内心的感激之情。然而,他不会料到,等待他的将是他命运的终点。

然而,当赵普胜的人头落地的那一瞬间,陈友谅突然醒悟了什么似的,心里暗叫道:不好,我中计了。当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前时,一切都已经悔之晚矣。赵普胜已和他阴阳两隔了。

北槐新闻网

随机推荐